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深度

搜索 网站地图 设置首页

延迟放学,让“996父母”松了口气

2020-11-24 01:01 来源: 侠客岛
调整字体

  最近,深圳市中小学拟提供课后延时服务的消息,在家长中引起热议。

  据深圳教育局发布的《深圳市义务教育阶段学校课后延时服务实施意见(征求意见稿)》信息,课后延时服务有如下特点:

  正常上课日的下午,延长两个课时;

  服务内容为自主作业、教师答疑,就近去少年宫、美术馆、社区活动中心等活动;

  不得给学生布置任何形式的作业,不得统一补课或变相统一补课;

  由学生及家长自愿选择参加,学校不得收费;

  教职工可以参与,按照每人每次不低于150元、不高于300元给予补贴。

  消息一出,有人举双手赞成:“希望全国推广,小学生放学太早而家长996实在太崩溃了。”有人眉头紧锁:“增加老师负担,孩子在校时间过长,没有自由活动时间。”

   

  学生放学(图源:网络)

  一

  深圳的“校内延时服务”提法,并非首次。

  早在2017年,教育部就出台过《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》,郑州、武汉、北京等城市均有“试水”。

  以岛叔所在的北京为例,2018年9月起,义务教育阶段学校“校内托管班”已覆盖全市,托管班内容与深圳相似:自放学至下午5点半,学生可被托管给学校;学生、老师自愿参加;政府财政给补贴,学生不收费,老师有补助。

  可是,几年过去了,校内托管班的推进并不顺畅,家校之间意见很难统一。集中的矛盾点还在于不少校内托管班只负责看孩子,不负责督促写作业,也缺乏兴趣活动。家长两相比较,有些就会继续选择校外托管。相比来说,深圳的规定在服务上体现得更用心。

  作为熊孩子的父亲,岛叔绝对支持延迟放学、校内托管。爆肝熬夜后送娃上学已属不易,更何况下午3点半狂敲键盘赶稿时,还要变出分身接娃回家,这咋可能呢?

  老人能帮忙倒还好,要是帮不上,岛叔也只得腆着脸请假去接,或掏银子送娃去社会托管机构了。

  关键是,如果有了延迟放学的2小时,岛叔的时间安排就从容了,不必从早到晚连轴转。大家可能还记得,岛叔每晚要给孩子批作业,偶尔帮娃训练柔韧性,下了班还要上钟。

  所以,延迟放学对岛叔来说,是冬日里的暖阳,是握在手里的幸福。它让岛叔有喘息空间,让家庭、工作更协调。

  对孩子来说,延迟放学是变相减负。没有延迟放学的时候,不少家庭(主要是双职工家庭),会给孩子报校外培训班,以教代管。

  北京有数据:实行校内托管之前,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上百万人,70多万学生参加校外培训。课外班作业也不少,叠加学校作业,学生负担越来越重。

  课外班负担不轻,安全问题也屡屡出现。教育部2018年摸排校外培训机构38.2万家,发现存在问题的有25.9万家,占比约67.8%。这么高的比例,加上巨大的学生基数,风险隐患着实不小。

   

  家长接孩子(图源:网络)

  二

  延迟放学,离不开一个重要角色:教师。很多人担心,家长是减负了,老师却增负了,这个政策能推得下去吗?

  有小学校长直言:“老师也有家庭、孩子,有老师通勤往返时间甚至3小时以上,平时备课任务繁重。若因参与课后托管精力体力跟不上,反而影响正常教学,得不偿失。”

  事实上,从已实行延迟放学的地区来看,教师增负情况不像很多人想象得那么严重。

  并非所有学生都要延迟放学。有老人帮忙、家长工作时间有弹性甚至有全职家长的家庭,几乎都没有托管需要,离家近的高年级学生则可以自行回家。

  岛叔孩子的年级共8个班,参加托管者不过20余人,一位老师就看得过来。再不济,还有社会力量可以参与,比如深圳的征求意见稿提到:按规范程序适当引入社会机构为学生提供课程服务。

  这样一来,教师负担没有增加太多,家长负担减轻不少,学生负担大致不加不减,毕竟作业在家做和在学校做都是一样的。

  多说一句,延迟放学、校内托管,主要针对家长因工作无法接送、无其他人照看的孩子,照料、看顾是关键,高质量完成作业甚至习得诸多才艺可能不是当下能实现的目标。

  延迟放学虽好,托管孩子不易。教师参与托管,一定程度上是奉献。因此,充分照顾教师意愿、在物质或精神层面给教师以激励,十分必要。家校之间更需要多沟通、换位思考,毕竟教育孩子缺了哪一方都做不好。

  【编辑:朱曦东】

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
分享到: 0

相关阅读

document.write("